<form id="x57hl"></form>

          <video id="x57hl"></video>
          <video id="x57hl"><ol id="x57hl"></ol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x57hl"><ol id="x57hl"></ol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<p id="x57hl"><ins id="x57hl"></ins></p>

              <ol id="x57hl"></ol>
              搜索 海報新聞 融媒體矩陣
            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            • 海報新聞

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• 抖音

              • 人民號

              • 全國黨媒平臺

              • 央視頻

              • 百家號

              • 快手

              • 頭條號

              • 嗶哩嗶哩

              首頁 >新聞 >社會新聞

              人間丨對話王海:打假頭部主播,是因為他們破壞性更大

              2024

              / 01/11
              來源:

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

              作者:

              李子驕

              手機查看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首席記者 李子驕 張海振 北京報道

                “稍等,我先錄個視頻?!?/p>

                王海行色匆匆,穿梭在冬日的北京,最終,他的腳步停留在朝陽區的一家茶室。放下背包,掏出手機,帶上麥克風,擺好支架,王海對著鏡頭開始錄制。

                從1995年的一副索尼耳機開始,被稱為“中國打假第一人”的王海已經堅持打假28年。一方面,他被網友稱為“打假斗士”,為企業和消費者索賠;另一方面,他每年獲得千萬元級的營收,也面對著“知假買假”、“敲詐勒索”等質疑。

                2000年,遭遇津門事件和南寧風波后,王海選擇從輿論中心和公眾視野內抽身而退。銷聲匿跡多年復出后,他瞄準了帶貨直播間,用一句“辛巴直播間的燕窩就是糖水”,撕開了帶貨領域的遮羞布。隨后,王海炮轟知名帶貨主播羅永浩,爆料帶貨“一哥”李佳琦,舉報抖音網紅“瘋狂小楊哥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就像他說的,“帶貨直播間就是打假人的‘富礦’,誰賣假貨賣得多我就打假誰,以后也是如此?!?/p>

                以下是海報新聞記者與知名打假人王海的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主播基本是“帶發分離”:選品直播是真品,發貨可能不相符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最近你在忙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主要精力還是放在打假“彩虹星球”直播間,得大半年時間了吧。我們知道,“彩虹星球”以“專注食品安全的有機生鮮品牌”為宣傳定位。在他們自制的視頻中,也常常宣傳公司創業故事,或為食品安全所做的努力。但在我看來名不副實,他們貶低同業制造焦慮,所謂的1000萬食品安全檢測費用支出是一個虛構支出的騙術,宣傳自己“跑了1,000多家農場”也是偷換概念的騙術,而且他們并不是消費合作社,而是涉嫌邊販賣焦慮邊牟取暴利的營利性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你是怎么關注到“彩虹星球”涉嫌虛假宣傳的,為什么在這件事上耗費了這么多精力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一開始是自己關注到了這件事,后來有幾十名消費者來爆料,內容比較多。經過了解,“彩虹星球”的粉絲以“寶媽”為主,一年居然能賣兩個多億,這能騙多少消費者,我不打假他們打假誰?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這次打假目前的進展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統計了一下,對“彩虹星球”的舉報共立案107件。檢測結果顯示,“彩虹星球”多種有機食品中檢出農殘,富硒雞蛋不富硒,無淀粉級烤腸存在淀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除了打假“彩虹星球”,我們關注到你2023年多次打假頭部帶貨主播,比如李佳琦、“瘋狂小楊哥”等等,甚至在打假“和田玉”事件時,同時敲打了這兩個頂流,是偶然嗎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其實都是消費者爆料,我們也沒有派專門兒的人去盯著。關于“和田玉”,當時我們接到消費者爆料后,先進行了真實性審查。我們發現這些項鏈的證書都是一樣的,很可能是假的。所以馬上咨詢了相關專家,了解到如果是真的,透閃石礦物的含量要達到95%以上,但消費者送檢的結果是“碳酸鹽-透閃石質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你認為頭部主播帶貨頻現“翻車”事件的原因是什么?又是什么環節出了紕漏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帶的貨越多,“翻車”的幾率越大,因為主播基本是“帶發分離”的,就是帶貨和發貨分開。選品的時候,可能商家給主播拿的,或是送去檢測的是正品。但消費者買了以后收到的,卻不是直播間里展示的樣品,主播也不會去倉庫盯著發貨。

              圖:王海

                騙錢是小事,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才是更大的問題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在直播帶貨領域,網絡主播帶貨售假是不是普遍存在的現象?這些被打假的主播們有什么共性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主播帶貨出現假冒偽劣是必然的,他們中很多人存有僥幸心理,忘記了自己的初心。顧客既然花錢消費了,經營者就需要拿出好的商品和服務,這是互相取悅的行為。騙錢是小事,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才是更大的問題,帶來很惡劣的社會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是否有一些主播私下找過你想要和解?你同意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有,但一般是由團隊的律師去負責對接,具體情況不方便透露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能不能簡單總結一下直播帶貨一般存在哪些套路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一是掌握定價權,二是刷單,三是主播或者明星坑位費,另外還有虛假宣傳,包括虛假宣傳原料、功效、優惠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你目前還掌握哪些主播的黑幕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之后會陸續爆料,因為現在還在檢測過程中,這是比較漫長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有網友質疑你專挑有流量、有名氣的頭部主播來進行打假,你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我們做事情肯定希望能夠追求社會效益最大化,因為流量大也意味著被騙的消費者更多,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我們只能先打頭部主播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你目前的打假團隊規模有多大?在培養“繼承者”方面,有什么計劃嗎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各個部門加起來大概是五六十人,我現在已經很少干活了,基本就是錄個視頻說幾句。其實目前有一些主播的儲備,主要是忙不過來,未來有時間的話應該會繼續培養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除了打假頭部主播,2023年您也參與了一些維權行動,這是出于什么考量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幫當事人維權這些事情我們一直都在做,包括幫實習生討要工資,幫農民工討薪,以及幫助文憑詐騙的受害者。和消費品一樣,本質上它們都包含著欺騙,也就是一個“假”字,那就要“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90%的訴訟都贏了,但2023年可能還虧損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媒體報道說,你的公司在打假訴訟方面,勝少敗多。你自己統計過勝率嗎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90%都贏了,但表面上能看到的就是勝少敗多,因為更多的情況是庭下和解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如果是一筆完全掙不到錢的打假生意,你會接受嗎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會啊,我們大部分的打假維權都是公益的,可能占到一半以上。2023年打假應該不賺錢,可能還虧損了!因為投入的成本太大,比如檢測一個非法添加產品就要二三十萬,最多甚至能達到8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了解到你的團隊在北京昌平有一間實驗室,專門用來檢測非法添加物質,成果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近三年,我們已經檢測舉報了1000多種存在非法添加的食品、藥品,以及保健品,大概有20種新物質。我們能夠先于其他的機構檢測發現,這個是很有成就感的。明年不光是要繼續打假頭部主播,進行維權,而且還要在打假非法添加方面發力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:你打假的終極愿景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王海:我希望能夠促進市場優勝劣汰,讓消費者得到真正公平公正的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責編:鞏小龍

              審核:王磊

              責編:王磊

              相關推薦 換一換
              超碰在线路98_超碰人妻无码字幕_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_日韩高清亚洲日韩精品一区二区